首页 人物报道

佩奇:不要把钱都投到冒险性项目上

原标题:Google VS 死亡:《时代周刊》专访Larry Page

和Larry Page进行面对面交谈时,你会发现他的声音小得有点难以听清。这是14年前的声带神经损伤和去年夏天的感冒造成的,这使他剩下的声带只能十分有限地振动发声。即便如此,Page也没放慢语速,你必须聚精会神地去听。好在他的话总是值得倾听。

40岁的Page所领导的公司是这个星球上最成功、最出名和最古怪的公司之一。Google的第一重身份当然是众所周知的搜索引擎巨无霸,在线广告业务是其收入支柱。但同时,它还有Mibile OS、无人驾驶汽车、可穿戴设备、在线地图、可再生资源和提供网络的热气球等五花八门的业务。这家公司的发展策略就是:赚大钱的主流业务+为未来铺路的激进计划。

Page喜欢把Google形容为一家有着“登月(moonshot)”野心的公司。“我不是建议把所有的钱都投给那些冒险性项目上,”他在Google总部接受采访时说,“但我们必须抽出一般公司用来研发产品的等量资源,花在那些有着长期影响和更大野心,并且超出普通人想象的事儿上,比如登月之类的事儿。”

Google现在就正准备着一个彻头彻尾的“登月计划”。他们正在筹备的Calico是一家以医疗健康与延缓衰老为主攻方向的公司。生化科技先驱Genentech的前任执行总裁Arthur Levinson也向这家完全独立的公司注入了资金并出任CEO一职。有着生物化学博士学位的Levinson仍然保留他在苹果以及Genentech的董事会主席职位。换句话说,Google这回和死亡杠上了。

在这方面,Google 曾有过失败的尝试– Google Health,一个个人医疗记录服务。但对Calico,Google要为它制定比大部分医保企业更为长远的计划。在接受时代周刊的专访时,Page说:“在很多行业里,一个想法从提出到付诸现实需要10年甚至20年时间。医疗绝对属于这样的行业。我们必须聚焦在最有意义的事情上,然后花上这么多年来实现它们。”

硅谷不会有第二家公司敢做出这番宏论。小公司没钱,大公司无志。苹果的产品发布也许称得上有够炫目,但是隔几年只推出一两款产品的路线只能被大部分人视作是一种短期规划。相反,Google的路数却能每每让人惊呼,“这不会是真的吧?”上个星期苹果发布了一款金色iPhone;而Google呢?不好意思,他们成立了一个有朝一日可能战胜死神的公司。

于是,这样一个问题被摆上了台面:为什么一个建立在搜索和广告上的信息公司要不惜付出一笔可观的资源向人类生存的基本法则– 衰老和死亡发起挑战?又要由谁去完成这项挑战呢?

新地平线

Google对探索未知事物的喜爱和能力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Page本人。在他还是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研究生时,他敏锐地察觉到最相关网页即是被链接最多者,这一点成为了一个极精确搜索引擎的基础,该引擎是他和同学Sergey Brin一起创办的。1998年,Google成为了一家公司,此后不久更是成为了一种现象。Page担任其CEO直至2001年—Google从软件巨头Novell引入了资深的Eric Schmidt。即便是那个时候,由Page、Brin和Schmidt组成三驾马车的不循常规依然吸引眼球,但是权力共享的威力让Google飞速发展了多年。2011年4月,38岁的Page重新挂帅CEO,而Schmidt则成为了执行主席。

Page对Google的领导效应立马显现。2012年,为了自己生产设备,该公司以125亿美元完成了对麻烦不断的终端制造商摩托罗拉移动的收购。Page还重新改造了Google的管理架构,建立起了所谓的高管L团队(L即Larry Page)。此举导致一些人的出走,如20号员工Marissa Mayer,后来投奔了Yahoo。更重要的是,Page展示了备受质疑的、严重依赖广告的Google发展其他业务的能力。Google 500亿美元的收入里面仍然主要来自搜索广告相关。分析师估计YouTube能创收40亿美元,而移动操作系统Android预计能带来68亿美元。

此外,最简单的一个事实是Page的雄心和性急都异乎寻常,他希望自己创建的Google也是如此。“对于我来说,如果你看到一家公司已经变得很大但却只做一件事情的话,肯定是永远都不会满意的,”Page说:“理想情况下,如果你的人和资源越来越多了,就应该能做更多的事,解决更多的问题。我们的哲学一贯如此。”Google的长期观察家倾向于同意这一点。“像Larry那样的家伙不会把注意力放在保持价值上;而是去考虑创造新价值。”风投机构Andreessen Horowitz的联合创始人Ben Horowitz说:“这是从无到有进行创造的优势。”

虽然Google此前试图解决过许多跨界的事情,但从来没有一件像这件事情那么的闻所未闻:死亡。把衰老当成疾病而非无法改变的事实已经是老笑话了—至少是白日梦。至于把它当作科学?美国抗衰老医学科学院1992年就已经成立了,但迄今仍未能在主流医学界立足。等到研究出结果的时间很慢。可以看看Sirtris制药公司,这家公司开发的专利药物SRT501前景可观,其成分是白藜芦醇,提取自红葡萄酒,被认为具有抗衰老功能。2008年,葛兰素史克以7.2亿美元把Sirtris抢购到手。但直到2010年,由于推不出有市场前景的药物以及面临现有白藜芦醇研究的挑战,葛兰素史克停止了该项试验。而其他的抗衰老计划纯粹是非盈利性质的,并无即刻推出商业产品的计划。

为什么Google在抗衰老研究受到的关注连制药巨头也达不到?Page本人并未吹嘘自己对该行业的知识。“我对这个技术没有什么特长,”他承认说:“我只是略懂一点点,仅限硅谷范围。”Google投资了基因序列公司23andMe,该初创企业是由Brin的妻子联合创立的。今年2月,Levinson、Brin、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及俄罗斯创业家Yuri Milner设立了3300万美元的生命科学突破奖,旨在“承认那些治愈疑难杂症、延长人类寿命的卓越研究。”

如果你生活在硅谷那看不见的穹顶之下,把Google的冒险当一回事儿也许就会容易些。硅谷,是这样一种世界观的发祥地。这种世界观认为,从广义来说,没有什么问题是大量运用技术后不能解决的,一切皆可解决,只要将其归纳为数据,然后对其施加足够的处理能力。

技术爱好者是对的,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如此。医学正走向成为信息科学的路上:医生和研究人员现在可以从病人身上采集、挖掘大量数据。而Google则非常擅长处理大数据集。尽管现在Google对Calico还遮遮掩掩,但预期它会用自己的核心数据处理技能来对熟悉的衰老相关疾病进行重新诠释。熟悉项目的消息来源认为它会从小处着手,专注于新技术的研究。

什么时候Google才有可能推出能卖的东西呢?谁都说不准。可以确定的是,通过对数据和统计的分析来审视医学问题而不是简单地把药物推向市场定会招来许多有违直觉的观点。“大家有没有在关注正确的事情?”Page沉思道:“有一件事情我认为是比较令人惊叹的,如果你攻克了癌症,人类的平均寿命就能增加3年。我们认为攻克癌症是可以改变世界的大事情。可是如果你退后一步看看,是的,癌症病例的确很多,也很令人痛心,但就总体而言,这个进展的程度并不如你想象那样。”换句话来说,对于Page而言,解决而非治愈癌症这项任务也许还不够大。

春季大扫除

Page的任期并没有免于非议。跟其硅谷竞争对手一样,今年早些时候Google亦卷入了美国政府的间谍丑闻。斯诺登爆出的档案披露了美国国家安全局一项名为棱镜的数据收集计划,内部档案透露,该计划可直接访问包括Google在内的若干技术公司的服务器。该公司否认这一说法。“有人认定我们是同谋,这里面可能有一些误解。”Page说Google努力去纠正这些事情,保护用户数据非常用心。Page和Schmidt随后虽没有直接批评法律实施,但呼吁更大的透明性。

Page还致力于大刀阔斧地削减失败项目,像Wikipedia的仿制Knol,无人使用的Twitter山寨Buzz。Page的手段是减少新产品引入数量,并对部分现有项目进行“春季大扫除”。Page有句话令人难忘:“把更多的木头用到更少的箭上” (注:制作箭需要箭头加上木头制作的箭柄,在木头数量有限的情况下,做出来的箭越多每支箭就越短,箭柄越短其打击力度就越小,Page以箭比拟产品,产品不在多而在精,厉害的箭一支就能杀死敌人,否则的话10支也杀不死对手,Page是在关闭Google Labs时说了这句话的)。不过,据Google的早期投资者凯鹏华盈的风投家John Doerr回忆,Larry联手Brin创办Google时没有为运营Google做好准备。但是现在他无法想象还有谁能比Larry Page做得更好(Doerr也是Google董事会成员)。《Google将带来什么(What Would Google Do?)》的作者Jeff Jarvis也同意这一说法,称Page对消灭乏善可陈的创意的态度“冷酷无情”。

Google产品新的行为榜样是家族中最老的一个:搜索。Google.com早期的化身靠高得多的精确度痛击了AltaVista等竞争对手。其他的早期成功产品如Gmail的杀手锏是大容量免费空间,Google Maps的街景等成功原因也都类似。Google试图证明自己还能如此。Google移动搜索的投资者之一Johanna Wright说,Larry靠比现有市场好10倍的创新来推动公司前进。

该公司最疯狂的创造是在Google X诞生的。Google X的职能有点相当于Google的造梦工厂。从Google总部出发,骑上该公司上千辆五颜六色的自行车中的一辆,3分钟就可以到达Google X。Brin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这个秘密研究机构上,与科学家及创业家Astro Teller一道运营Google X。Astro Teller的头衔是“登月队长”。除了长发和胡子以外,他跟自己的祖父,氢弹之父Edward Teller长得出奇的像。

据Teller说,Google X的登月项目有三样东西是相同的:是一个需要解决的全球重大问题,拥有一项潜在的解决方案,具有改变一切的技术突破可能性(赚钱是其次)。但是即便项目提案满足这三点也未必能过关。Teller说,令他和Brin感到相当兴奋的是,那三点是必要而非充分条件。他解释说,视具体项目情况而定,可能还需要专家顾问,开发原型,有时候还得组建临时团队来看清目标方向,然后跟团队说:“你的目标是尽早死了这颗心。”

有4个大的Google X项目已被公众所熟知。增强现实眼镜Google Glass,上面绑定了一个摄像头及一块右眼可窥视到的联网屏幕,眼镜还具备语音和手势识别。Makani Power(马卡尼电力),该公司先投资后又在今年5月收购的一家风力发电初创企业,其做法是将风力涡轮发电机安装在距地面1000英尺的飞翼式飞机上,然后在地面用线缆栓住飞机。Project Loon的目标是让这个星球的偏远地区也能用上互联网,传递互联网信号的是盘旋在12英里高、长达39英尺的氦气球。尽管Calico也是一项Google X式的大赌注,但这家初创企业将会独立于Google X运营。

如果你非要找出一项最有可能永久改变我们生活方式的Google X计划,自动驾驶汽车可堪此任。早在1990年代中期在斯坦福大学的时候,Page就对这一想法产生了兴趣。Page显然对这么好的想法都没人做感到悲哀。Page觉得Google做大事的魄力在于只需告诉大家,“嘿,我们准备动手了,这是一单大生意,该把它了结了。然后就到公路上去测试并保证安全。我们将证明这些事情是有可能的。这些东西10年前就该实现了。”

Google的自动汽车目前使用激光和摄像头来观察其他车辆和道路信号,迄今为止已在加州、内华达及佛罗里达的公路上完成了50万英里的路测。现在在旧金山湾区看到这么一辆车在路上游荡已经不足为奇。去年秋天,Brin宣布5年之内“普通人”也能体验到这项技术。不过,Google如何销售这一技术尚不得而知。

尽管Google Glass曝光度已经足够,但显然仍处于试验阶段。Brin经常戴着,Google以外也有几千人拿到了1500美元的beta版。有些公司,如Evernote和Twitter已经针对这种设备开发了应用。明年之前Glass不会推出售价更低的商业版,但是Glass让用户浏览信息和捕捉图片的方式已经引起对隐私的担忧。(用户经常被陌生人问的问题是“你是不是在录我?”)Teller说Glass的有限发布就是为了在这项技术成为大众生活一部分之前对它的影响进行讨论:

我认为,如果我们对登月充满渴求,但却按照今天的文化规范去设计东西,从任何方面来说这么做都是毫无意义的。如果你没有完全摆脱那些东西的束缚,你就无法充分帮助社会。但是我们也不会认为自己可以决定新的文化规范。

Google的登月计划跟NASA现在的使命不一样,前者不会有资金不足之忧。Google有54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更不用说几个最重要的产品均拥有主导性的的市场份额。但是这些远期项目有没有可能成为Google未来的现金牛呢?也许。Teller说,Google不是慈善组织。但是这些项目没有一个是根据是否有明显盈利潜能来挑选的。不过要是你从根本上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了,钱自然就会以优雅的方式自动找上门。

核心

Google的主要服务——搜索,YouTube,Gmail,Google Maps以及Android,并不需要为没人关注而担忧。Page说:“这很有趣,你可能会觉得这些领域已经不会再有什么新的建树了,但我们这些核心的服务对人们的生活至关重要:获取信息,了解这个世界,通信,与他人交流,促进你的工作等等。每天能为这些服务工作实在是令人激动!”去年,Google发布了“知识图谱”(Knowledge Graph),这帮助搜索引擎理解并回答类似“Justin Bieber 多高”这种问题。从技术上来说,这不亚于Page和Brin最早创立Google时的算法。

去年11月,YouTube在洛杉矶建立YouTube Space,这是一个41000平方英尺大,用于视频制作的工作室。之后在伦敦和东京也建了类似但规模较小的YouTube Space,未来将会拓展到全球更多地方。YouTube的内容和商业运作主管Robert Kyncl说,“程序员喜欢聚集到硅谷来,但提到创作者,纽约、洛杉矶、伦敦、孟买和东京这些地方才是他们的大本营。所以我们应该在这些地方为他们搭好帐篷。”

Page说他主要的职责是保证整个Google都是富有远见的,能从更大的角度思考问题。Google Geo 的VP Brian McClendon于2004年因原公司被Google收购而加入,并将其3D绘图项目改名为后来大名鼎鼎的Google Earth。他对Page的评价是:“他永远会问你棘手的问题。有时候问题甚至会显得有些离谱,他就是要逼你去思考,思考自己是否真的发挥你所有的潜能,即使你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

即便创始人已经如此专注,Google有时也难免受到外界的干扰。今年8月份,有消息称Brin与妻子Wojcicki已经分开。紧接着,对他们私人生活纷纷扬扬的报道多得史无前例。更重要的是,像苹果和Amazon这样的巨头也意识到,挑剔的投资人如果不高兴了,就会在股票市场,通过让你股价下跌的方式来惩罚你,这会损害公司的长期利益。不过好在Google目前并没有受到股价的困扰,7月份的股价达到了历史新高的928美元。

Page承认,过去人们一直觉得他比较低估投资者这方面的困难程度。“我对事物一直都很乐观、坚定,觉得问题都能很快迎刃而解,其实有时并非如此。”比如他提到最初设想的是在Android会在一年内成为下一代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典范,最后却发现Android花了5年的努力才达成目标,尽管Android如今确实取得了智能手机80%的市场份额。

又一次,我们听到了他言语中的不耐烦。“许多大公司,也许也包括Google在内,并没有达到创立之初所应取得的成就。”尽管Page没有提到Google+,Google用来对抗Facebook的社交网络,但这却是说明他这句话的一个很好的例子。2011年,他将每一位员工的部分奖金与他们在Google+上贡献程度挂钩。尽管如此,却不能掩盖其与Facebook之间存在巨大差距的事实,无论是影响力还是盈利能力。

Page招牌的10倍思维,实际上是创造了一个无限的循环:只要你相信未来永远有可能比现在的自己(或其他人)好10倍,那你就永远无法满足。这也意味着,即使Calico,Google Glass,自动驾驶汽车,Makani Power和Project Loon这些最终都被证明过于疯狂,Google却不会停下寻求下一个神奇项目的脚步。对Page来说,他唯一担心的,或许是Google推出这些项目还太慢了。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为您推荐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