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物报道

一文看华为任正非对话美国科技大咖

【TechWeb】6月17日,距离5月16日的美国针对华为禁令过去一个月。今天下午华为CEO任正非在深圳总部与两位美国嘉宾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和乔治·吉尔德(George Gilder)举行了对话,三人共品咖啡,漫谈科技,围绕“科技、市场和企业”展开讨论。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连线》杂志的专栏作家,也是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创办人。乔治·吉尔德是《福布斯》著名撰稿人,美国著名未来学家、经济学家。

在这场讨论中,任正非谈到,没想到美国打击华为的战略决心如此之大、如此之坚定不移。华为未来两年会减产,进行版本切换和检验,预计销售收入会下降300亿美元,华为将在2021年重焕勃勃生机。

任正非表示,要在五年内投入1000亿美金对于网络架构进行重构,从而使得它变得更简单、更快捷、更安全、更可信。至少要达到欧洲的G7PR的标准。

同时,任正非强调,华为公司百分之百是没有后门的,愿意跟全世界的国家签订所谓的无后门的协定。华为不会断绝与美国公司来往,华为过去30年的发展没有离开世界上所有先进公司的支持与帮助。

此外,任正非认为, 未来社会二三十年最伟大的推动力量将是人工智能。

以下为整理的部分对话实录:

问:目前面临的是一个技术上的问题还是其他的问题?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我认为我们目前所面临的问题其实是一个文化上的问题,这也是我来到这边的另外一个理由。我是自己邀请我自己来到这边的,尽管说我告诉任正非说我哪一天都可以来,其实非常有意思的是40年前我就来过中国。不管怎么样,我们也同意吉尔德先生的观点,美国目前正在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把华为作为敌对对象。

我其实也是在摩托罗拉的董事会上有50年作为董事会成员的成员,华为和摩托罗拉也建立合资企业,我的概念就是,我们推崇的是开放信息、开放的技术,我们其实不仅仅重视的是贸易,还是商务,还是合作,我们更关注的还是知识,我们更多的其实考虑的是人。

只有人保持开放,在一开始的时候就保持开放,我们才能够彼此互信。这是我所关注的一个首要的点。其它的问题可能我不会去否认,但是这是我所关注的一个问题。我觉得世界应该更多地开展协作,而不是在目前这个阶段,在科学领域进行敌对,我觉得世界更应该以合作为基础。

任正非: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创造财富,使更多的人来摆脱贫穷。社会一定是合作共赢的,每个国家孤立起来发展,在信息社会是不可能的。一个孤立社会,有交通问题、运输问题形成地缘政治和地缘的经济。一个国家可以单独做一个服务机,做一个拖拉机,做一个什么东西,在信息社会,一个国家单独做成一个东西是没有现实可能性的。所以,国际上一定是走向开放合作。只有开放合作,才能赶上人类文明的需求,才能以更低的成本使更多人享受到新技术带来的福祉。

我认为根本性的问题来说,我认为人类社会还是要走向一种共同的合作发展,才是一条真正的道路。经济走向全球化应该是西方先提出来的,我们认为这个口号是非常正确的。但是全球化的过程中,会有波澜,这个波澜出现以后我们要正确对待,是要以一种发明、各种规则来去调节,去解决,而不是采取一种极端的方法。人类的文明往往是科学家有了发现,政治家有了强烈的领导,企业家有了一定的创造,全人类共同努力形成了新的财富。大家也知道,欧洲也经历了中世纪的黑暗,没有吃的,中国在40、50年前也是很贫穷的,没有吃的,今天来说都吃不完了,其实天还是那个天,地还是那个地,所有环境都没有变化,为什么现在赋予了?就是科学技术的进步给人类带来了。

大家也知道,欧洲也经历了中世纪的黑暗,没有吃的。中国在40、50年前也是很贫穷的,没有吃的,今天来说都吃不完了。其实天还是那个天,地还是那个地,所有环境都没有变化,为什么现在富裕了?就是科学技术的进步给人类带来了。

问:您怎么去和那些美国的企业打交道?而且这些企业已经不再为华为提供一些设备了,而且这些企业以前是和您签了合同的。您以后还要跟他们来往吗?

任正非:每家海外的公司其实都是有着道德和责任感的,这些公司是非常好的。我们现在受到一些挫折并不是发自他们的本心。

让我们始料未及的是,美国打击我们华为的战略决心如此之大、如此之坚定不移。同时我们也没有想到,美国在战略打击我们的面如此之广泛。但是我们认为这些东西是阻挠不了我们前进的步伐的。我们先前的想法没有预测到有这么严重,我们只是做了一些准备,就像我们的烂飞机一样,我们只保护了心脏,只保护了油箱,没有保护其它次要的部件。

未来这两年,华为会减产的,估计会下降300亿美金,在今年和明年的销售收入都会在1000亿美元左右。但是,2021年的时候我们可以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重新为人类社会提供服务。我不害怕使用美国的零部件,也不害怕使用美国的要素,更不害怕跟美国进行合作。我们已经很坚强了,我们是打不死的鸟。

问:标准化您怎么看?我们全球有没有全球性的标准?我们能不能建立起来全球标准? 我们能多快地建立起来?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其实没有人能想象出来未来能怎样发展。如果有人说会怎么发展的话,那么他们可能是一个预言家,但这确实很难想象。它是让美国做了一些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这个就像是你的技术,因为美国做的这个事情就成为了华为的这样一个机会,华为得到了警示,开始做了一些新的行动,但这些行动是没有回头路的。

标准是十分重要的,但是他们不像过去那样重要了。一部分是因为我们的信息系统都已经足够了,我们不一定非要有那么精确的标准,每个人都需要去遵循。因为只要我们这个系统能够识别就可以了,比如说这个系统识别出来是这个型号,它自己能够适应,就可以了。确实是有一些改变,但是比较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去协作,在技术的基础上要进行合作。如果说我们有方向上的分道扬镳,这样的话就很有可能导致很大的遗憾。 80年代的时候的日本,我当时也是被日本吓坏了,当时一段时间日本就好象敌人一样,觉得我们不能跟日本合作了。之后这一点慢慢平息了。所以,现在就像是中国进行了日本这一段时间,我也希望它慢慢能够平息下来。

问:华为和很多美国高等学府和实验室的协作都被叫停,任总,这样的措施对于华为的未来的能力方面,科学技术的能力方面会不会有影响呢?

任正非:首先人类社会的创造分成理论的创造、工程的创造和市场需求的创造。中国在工程的创造能力上是强的,在理论的创造上是弱的,我们在基础理论的研究上还需要认真向西方学习。移动通信并不是华为发明的,光纤的通信也不是华为发明的,移动互联网更不是华为发明的,只是这些东西我们做得最好。飞机也不是我们发明的,汽车也不是我们发明的,马车也不是我们发明的。所以,华为在社会发明上,对人类的贡献还是小的。

我们主要是在工程能力上起到了作用。但华为并不因为受到一定的打击就萎缩了,就放弃了,华为还需要继续努力。美国的大学不跟我们合作,还有很多大学跟我们合作,其实美国还有很多大学也是跟我们在合作的,只是一两所大学他们可能有点看法,是可以理解的,这是个短期间的行为,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们。

在他的想象我们可能是一个茅草棚,还扎着大辫子,你们跑到我们这儿就乱抢我们的东西。 如果美国更多的政治家到我们公司来看看, 如果他们看看我们的原始性创新跟随的步伐,他们会觉得我们应该也是好朋友,应该是可信的。

我们要在五年内投入1000亿美金对于网络架构进行重构,从而使得它变得更简单、更快捷、更安全、更可信。 你想一想,在非洲极端贫穷的地方,在埃博拉病毒、艾滋病流行的地方,在荒原上,都是华为的人在奋斗,我们能赚什么钱?赚不了多少钱,我们还是为了人类的理想在奋斗。因此,我们认为我们在理论发明上没做出贡献,为人类服务上我们应该多做出贡献,弥补我们在理论上还没有发明。

问:乔治先生,对您来说谁的安全是能够保证没有后门?谁能够保证安全?谁才能够真正作为裁判来去判断说一个系统有没有安全。

乔治·吉尔德:这个问题是一个客观的问题,某一个电信的系统是不是能够进行测试,看看它是不是开放式的,它是不是能够得到一些最新的加密的技术的应用,还包括软件的签名技术,还包括能不能够从原生的角度说它就是安全的,没有办法得到篡改。

我觉得华为在所有的全球的公司之中,也许华为就是定位最好的一家公司,它能够解决所有的这些问题,可能它就是唯一能够抓住这个机会的。

问:任先生,您也得回应这个问题,华为有没有后门?您需要对我们的好朋友们,也对看我们今天整体直播的朋友们、全世界的朋友们讲一讲。

任正非:我们公司有没有后门呢?百分之百是没有后门的。我们愿意跟全世界的国家签订所谓的无后门的协定。但是为什么签订不了呢?是因为这些国家提出来,要所有的网络设备供应商都要来签订这个没有后门的协定,所以它通过的难度就原比人们想象中的要大。

很多国家的总统其实都和我谈过,他们也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究竟什么时候可以签约呢?我们总要在一个国家签订合同以后,就把这个范本给大家看,你看华为是敢签约的,保证是没有后门的,是敢于承担这个责任的。

即便在少量问题上遇到挫折,我们也不能恨美国。美国是有一个很漫长的历史,不能因为这个小小段段出了差错,我们就记恨一辈子,那我们只有落后。我们只有向他学习,我们才永远会作为一个行业的领导者存在。

问:我们到底从历史当中能学到什么?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森林生存法则,其实我们可以看到不同的技术,而且有些技术是由美国所发明的,这些技术去到了其它地区,我们可能没有工业或者说和商业的能力去开发这些技术。我可以给你两个案子,一个就是液晶面板。在1970年的时候,其实当时就开始兴起了平板液晶面板的发明,这个技术逐渐去到日本,后来去到其它地方开始发展。另外一个技术,可能之前就是了录影带,当时人们发明了录像,美国也没有发展这个技术。这个其实和通信行业的技术是非常相似的。政府对于我们实验室的资助,在20年前就停止了,而人们对于通信行业的发展去到了其它国家,没有在美国发展,而去到了欧洲,在诺基亚,在中国的华为,不再在美国进行发展了。

任正非:我认为要把网络安全或者是信息安全,作为两个问题分离开来说。因为网络安全就是整个担负人类社会连接的网络是不能随意瘫痪的,不能随意出现故障。因为这样的话,这是一个安全问题。大家知道65亿人要连接起来,而且数千万家银行要连接起来,数万万家中小企业、大企业要连接起来,银行的转账一定要转到这个人的账上,而且不能少一分钱,否则这个网络是有问题的。

还有就是,安全与不安全都是相对的。因为我们将来大气层的厚度是1000公里,信息云组成的云的厚度可能不只几千公里厚。这么厚的云层中总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差错,说不定雷达错了,雷达打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了。这时应该怎么追究呢?应该就错误追究错误,就错误解决错误,就错误处分错误,不能无缘无故地就对一个公司随便打击,法治国家一定要遵循以法律为基准,未经审判怎么就判决了呢?所以,这个问题现在来说将来还会发生这样的问题,因为云社会越来越复杂,入口越来越多,越来越容易失误,越来越容易出差错。如果大家都谨慎到一个差错都不能出,这个社会就保守了,而不是一种开放,不是一种进取,不是一种创造的社会。

问:任先生,您对于人工智能的未来是怎么看的?

任正非:我相信人工智能行业是人类社会的动力。 未来社会二三十年最伟大的推动力量将是人工智能,未来社会将越来越复杂,单体个人智力不能驾驭,有些确定性的工作会被人工智能来替代,人工智能会为人类创造巨大财富。我们要宽容创新不要吹毛求疵,才能迎来未来伟大社会。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