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物报道

梅耶尔为何没能挽回雅虎颓势?她终究不是乔布斯

 

梅耶尔还有个习惯,就是一切按照自己的作息行事。太平洋时间每周一下午3点,她会和直接向她汇报的负责人开三个小时的会。身处全球各地的雅虎高管都必须参加这场会议,所以不论是当地时间下午6点的纽约高管,还是身处夜里11点的欧洲部负责人,都必须来参会。尽管如此,梅耶尔自己总是雷打不动地迟到至少45分钟,有些时候会议持续太久,以至于欧洲的高管们得熬到凌晨3点才能挂电话。理论上,梅耶尔应该在一周的不同时段单独和直接向她汇报的负责人开会。但实际上,负责人经常几周都见不到她。

这些“不当行为”终于在雅虎公司外的场合造成隐患。在法国南部举办的一次大型广告活动上,梅耶尔坐在台上接受广告巨头WPP集团CEO马丁·索雷尔(Martin Sorrell)的采访。当着台下观众的面,索雷尔问梅耶尔为什么不回自己的邮件。他说,连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都总会回复自己。随后,梅耶尔又被安排与广告公司IPG的高管们共进晚餐。IPG的CEO迈克尔·罗斯(Michael Roth)本来不方便出席8点半的晚宴,但他为此重新安排了日程,而梅耶尔却直到晚上10点才现身。

梅耶尔喜欢在“FYI”活动上告诉员工,她相信冒险,也不害怕承认失败。这样的哲学对产品开发可能适用,但对于招聘战略人才来说却并不合适。尽管董事会一再敦促,但梅耶尔仍然选择不对卡斯特罗进行审查。结果就是,她甚至都没有意识到卡斯特罗在谷歌广告业务的同事里口碑很差。很多人会讽刺他为“世界上最有意思的人”——就跟Dos Equis啤酒那位肥胖又愚蠢的发言人一样。

卡斯特罗喜欢含一些宏大又冗长的口号。他还是@HdCYouKnowMe这个Twitter账号的灵感来源,这个账号里发的都是各种介于大实话跟大空话的段子:“要激励销售团队,你必须用胡萝卜抽他们”、“产品就像蛇一样……不可靠——你需要的是一个拿着大锤头的人”等等。卡斯特罗在雅虎的新同事也受够了他奇怪的说话风格。在2013年初的公司年度销售会议上,他用一番空洞无力、故弄玄虚的话斥责了手下的销售团队。(卡斯特罗对此不予置评。)

卡斯特罗希望借用户生产的内容来帮助雅虎创收,就像YouTube上的视频或者Instagram一样。唯一的问题在于,雅虎并没有足够多的用户内容来支撑这一计划。(雅虎曾试图收购Daily Motion,一个模仿Youtube的网站,但也宣告失败。)随着雅虎的广告收益持续下降,卡斯特罗开始刻意疏远手下员工和高管同事。某次汇报时,他的一位直接下属就雅虎的业务在40位高管面前做了情况介绍,结果卡斯特罗羞辱他说:“我觉得你的战略更像是空想。这都是你编出来的,都是你编出来的!”更重要的是,自从他到任以后,雅虎每个季度的广告收入都在下滑。还不到一年,梅耶尔已经在亲自掌管雅虎的广告团队了。卡斯特罗在2014年1月离开雅虎。他在雅虎呆了差不多15个月,期间雅虎得付给他1.09亿美元的薪水。

无论如何,梅耶尔最大的管理问题与她努力培养的创业文化相关。最初,她禁止员工在家里工作。尽管这一政策只影响到了164名员工,但就在这一政策颁布几个月前,她在自己的办公室套间里精心打造了一间育婴室,好让她的儿子马卡利斯特(Macallister)和保姆每天陪着她上班。梅耶尔还喜欢一套叫做季度业绩考核(quarterly performance reviews)的制度,它在每个季度、将每个团队的每一位雅虎员工得分以1到5排序。这项制度的本意是鼓励上进的员工,清除业绩不佳的人。但很快它便产生了反效果,由于可供分配的4分、5分数量有限,因此有才能的人不再堆在一个项目里;员工们不希望因为项目调动而让自己获得低分,这大大损害了公司的战略目标。

在这个过程中还有更为丑陋的事情,那就是每季召开的一系列“修正会议(calibration meetings)”。这项制度设立的原意是让经理和上司坐在一起,评价他们手下的所有员工。但在实际推行时,经理们会利用这些会议,找各种理由给某些员工差评。有时候,这些理由带着办公司政治的意味,且又非常肤浅。梅耶尔自己也会参加这类对员工进行主观评判的会议。她的直属高管们也会和她一起在Phish Food餐厅开会,就写着名字和分数的表格讨论来讨论去。在改进雅虎邮箱时,首席营销官凯茜·萨维特就指出,威韦克·沙马让她很生气。“他就是让我觉得讨厌。”她在会上说。“我不想和他共事。”沙马的分数因此就被降低了。雅虎邮箱上线后不久,他就选择跳槽去了迪士尼。(萨维特对这种说法表示怀疑。)

对于季度业绩考核制度的质疑逐步升级,员工们因此提出“FYI”是否可以专门用来回答针对此话题的匿名提问。11月的一个下午,梅耶尔站在挤满了URL’s咖啡厅的数百名员工们前。她表示自己仔细阅读了内网上的各种问题,但她想说点儿别的东西来开场。梅耶尔沉静了一下,然后开始朗读《波比有一枚硬币》(Bobbie Had a Nickel)一书中的段落。这本书讲的是一个小男孩得到一枚硬币,然后一路上就想着怎么花它的故事。

“波比有一枚硬币,这钱都是他的,”梅耶尔读道。“他是该买糖呢?还是买个冰淇淋甜筒呢?”

梅耶尔停下来给大家展示书中的插图,上面有一个穿着蓝色短裤的红头发小男孩,正在冰淇淋和糖之间做选择。然后她继续读:“是买个泡沫管道,还是买一船木头呢?”在书的结尾,波比决定用这枚硬币去坐一次旋转木马。梅耶尔后来解释说,那本书在讲的就是她的内心,也是她当时在雅虎经历过的各种踟蹰。但房间里似乎没几个人理解她要说什么。当她把书合上的时候,整个URL’s咖啡厅变得鸦雀无声。

梅耶尔计划做出一款能够连接数亿用户的应用,从而让雅虎重回科技巨头之列。但随着阿里巴巴IPO的临近,雅虎的新产品和应用升级并未能吸引注意。它们的电子杂志策略也发展得不太好,各项战略收购中也很少有可能实现突破的。而雅虎的搜索业务——本来梅耶尔希望它的市场份额能上升到20%,却反而下降到大约10%。梅耶尔还想在应用里售卖新形式的广告,也因她在和像索雷尔、罗斯等客户交往时的种种问题而搁浅。7月15日,雅虎公布了其惨淡的二季度营收情况。几周后,阿里巴巴上市了,杰夫·史密斯的文章也出击了。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